TW

9.15pm hiphop准时下课急急忙忙去换了衣服往club走,两个地方凑巧很近,步行3分钟的样子就到了。边走边跟朋友发语音,开始有点紧张,以致于后来跑错了楼层,出了电梯直接懵了,往上一看发现club在楼上。

 

推开门出乎意料又几乎满座,周一晚上本以为会比较冷清,老板也到了在吧台后小酌。除了staff还有几个熟悉的面孔,前几天绑我的大叔也在,他真的很安静,也不和大家social,一晚上似乎啥都没干,也没人找他绑。角落里已经有一对玩起来了,进去的时候妹子还是一条腿被吊起来正在被拍的状态,时不时有木头击打皮肤和她的叫声。

 

坐了没多久吧,看那对差不多结束了,老板就说要不我们开始吧,通过中国小姐姐翻译问了下我有没有什么禁忌之类的,然后告诉我安全词是NG,如果光叫no是不会停的,要叫NG😂当时就笑出声,太出戏了。

 

以一个很紧的拥抱作为开始,就被背对他跪着了。还是从后手缚开始,不知他这是什么流派,但确实跟我学的不太一样。

 

每个部位绑之前他都有用手捏一捏,肩、腰、胯、腿都有,不太明白是为了什么,感觉还挺有趣的。全程不是特别长吧可能半个小时的样子,手速很快,虽然大部分动作都在我背后,完全没有无聊的时候。上胸绳似乎是在吊起来之前调整到更紧的状态,是我喜欢的那种,如果用力呼吸就会被勒住,而小口呼吸几乎没影响。不知道这个姿势有没有专门的名字,暂且叫它摇篮式。除去最开始有蛮多力吃在手腕上,调整之后蛮舒服的,张力很均匀,都不觉得痛。

 

我真的是一个很容易出戏的人,跟环境也有关系吧,周围有交谈声,能闻到蜡烛燃烧的味道,旁边也有另外一对在玩绳子,脑子里总是在飘。这次和之前一样没有扎头发,免不了会乱七八糟,好几次想趁他不注意甩甩头又感觉动作太大了,小心用嘴吹吹气,然而并没有什么用。面对他跪着的时候有几次他踩在我腿上,此时洁癖的内心戏很丰富,疯狂想洗裤子?除了最后那次的呼吸控制,中间很多次都有点太短,很想告诉他,我肺活量其实蛮大的多按一会儿吧还有气呢。还有就是被捂住口鼻的时候想起今天多涂了一层gloss他手上要沾到了。

 

幸好出戏也能保持面无表情。

 

解到一半跪着被他拉到怀里抱着,我突然想起来没拍照,但也没办法了。还是不太习惯,并没有把全部重量都靠在他身上,一部分靠核心吊着。他的香水好像和前几天是同一款,蛮普遍的古龙水味。明显能听到和感受到他胸口起伏和呼吸声,相比起来我可能太平静了。

 

到几乎完全解开的时候,终于体验了第一次窒息,还是掐在脖子两边,头慢慢变成后仰,一开始还是一直闭气,过了可能一分钟开始有上头的感觉,虽然被按住还是可以勉强轻轻吸一点点气进来,我想那时候脸肯定很红。不知道要怎么描述那种感觉,不喜欢不讨厌吧,但愿意在安全的情况下多尝试几次,挺有意思的。

 

之后就是角色转换,从bottom变成rigger,在老板帮助下学到了另一个流派的后手缚,和上周学的有些差距不过这种似乎我能把绳结做的更整齐一些。

 

懒得再写了,反正是很开心的一个晚上,又是末班车地铁1am回到酒店,超级感谢老板和帮忙翻译的妹子以及不知名的大叔,明年春天再见。下次来不会再是渣渣缚手了。


评论(2)

热度(9)